朱未名:MBA到底是不是智商税?

- 5

大家好,我是亮马桥小纪,一个没有果味儿的 VC 打工仔。

今天,我们来聊聊MBA。本期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朱未名教授。他是MIT的客座教授,IESE商学院运营管理教授,也是研究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运营经济及共享经济的专家,同时还是京东和美团的顾问。

MBA是智商税吗?读了MBA工资真的就能翻倍吗?来,我们一起寻找答案。

Lily:大家好,欢迎来到亮马桥会客室,我是你们的小源,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朱未名朱教授。朱教授是MIT的客座教授,IESE商学院运营管理教授,也是研究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运营经济及共享经济的专家,同时还是京东和美团的顾问。

我知道您其实本科是在香港大学读的物理,并且以一等荣誉毕业,但是PhD却转到了运营管理方向,如今又在IESE商学院任职,这个职业变化是不是说明商学院教授比物理学教授的职业发展更好?

朱未名:我觉得未必是更好,只是说大家选择一个不同的路,爱因斯坦说成功是天才和努力,实际努力背后是持之以恒和热爱,是大家都赚30万美元的时候,你拿8万块钱的物理系的工资。而天才更不光是聪明,还得是划时代的这种人才,我说这两个可能我都不具备,那索性就转行。转到这个领域也是阴错阳差,因为我大学的时候是修物理还有数学,现在做运营管理实际也是数学统计在商学院的应用,大家有时候把运营管理叫做工厂里的物理学,所以也还是沾一点点的边。

Lily:今天我们其实要跟您聊一聊,MBA到底是不是智商税?我知道您是一个天才少年,26岁就已经从顶级商学院毕业,然后去教书了,26岁去教书,面对这么多优秀履历的学生,很多甚至年纪比你大,事业也比你成功,你觉得他们为什么愿意听你讲课?

朱未名:这个也是我当时很大的一个疑惑,但是后来我看了很多文章,我发现很多哈佛的教授他也会写文章反思这个问题:Who am I to teach you? 你是大老总,而我虽然可能咨询过很多企业,但是我一直在我的办公室里面,我为什么可以去教你们这些商业成功人士?

我觉得可能是有两点优势。第一点就是说老师可能看的企业更多,作为老师我可以有机会接触到五湖四海世界各地的,在一个行业里的企业家,而很多公司的管理人员或者老总,他可能有一定的视野,一定的宽度,但是很多时候他只关注自己这件事,所以你把其他的经验去介绍给他,他未必说我马上就能用,但是这可以拓宽他们的思路,这是其一。

其二我觉得商科老师的一大职责,除了教课以外是做科研,科研有时候是从企业的运营经验中去总结,而有的时候是去创造新的知识,或者去发现新的东西,比如说我和麻省理工的团队做的一个事情就是说,看Airbnb网站上图片的内容,照片的质量,对这个房子销量有什么影响。这个东西一讲的时候,因为里面用了很多计算机视觉和统计的方法,一讲的时候可能老总都觉得很新鲜,比如当时在欧洲上课的时候,有Farfetch或者Fendi的老总就会想,我这些模特露不露脸,用黑人模特白人模特这些照片怎么诱导客户去购买,他都觉得这个是非常实用而且很新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从科研和宽度两个角度是可以去让老总觉得有帮助的。

Lily:您觉得 MBA的课堂和物理学的课堂有什么不同?

朱未名:我觉得非常不一样,物理学课堂讲东西越难越好,越深越好,老师写完公式就问你懂不懂。但是在MBA就不一样,因为大家都是刚刚工作过来,然后现在读MBA的时候,每天接触很多很新鲜很酷的商业模式,很多课,他们也很忙,然后又要找工作找实习,所以实际MBA课堂上老师是在抢夺学生的注意力,所以上课的时候你要多更多欢乐的元素,或者说抓他注意力的元素。我当时上新东方觉得老师讲太多段子了,后来发现段子是必要的,讲段子是为了让学生继续去听你讲其他的东西。

Lily:其实提到MBA,我们就有两个典型的认知,一个是贵,一个是水,你觉得MBA动辄100多万的高昂学费到底值不值?

朱未名:这个是非常好的问题,其实我去做一个小调查,首先说贵这点,绝对的价格肯定是贵,但实际上你如果看一看现在其他项目,很多项目的价格也很贵,比如说纽约大学的MBA实际是差不多是78,000美元一年的学费,而它的BA(Business Analytics)数据商业分析是79,000美元的学费。但是大家之所以觉得MBA贵,可能是因为我读完之后内心还很空虚,工作感觉还没有找到,所以我才觉得贵,你如果第二年马上工资翻番,就不会觉得贵。

Lily:这种工资翻番的情况多吗?

朱未名:实际还不少,你如果看Financial Times金融时报有一个排名,前10前20的MBA学生,工资涨幅很多都达到了100%以上,差不多都在15万到20万美元区间内。

Lily:国内也是这个情况吗?

朱未名:国内其实有时候并不是,因为MBA在国外很多公司是认这个标签的,它相当于是你的第三方学校帮我做了一个认证,这些都是优秀人才,然后我有这个需求,让这些人才去发光发热,所以我会出这些工资。但是国内好像对MBA的需求并没有那么大。

Lily:好像还不如985和211。

朱未名:对,包括很多海外MBA回国,他可能去的更多的是那些外企,像Johnson&Johnson,大众这种地方,我知道有的公司会有 MBA委培生或者MBA计划,但是好像并没有像国外那么火热。

Lily:我之前跟一个在谷歌工作的朋友聊,他就跟我说,觉得读完MBA,自己和身边的人都是才华横溢的loser,你怎么理解这句话?

朱未名:我觉得是这样的,第一点是说大家要确定自己读MBA是为了什么,有的人可能本科是工科背景,甚至还有你本科是练形体的,然后去开瑜伽馆,现在瑜伽馆要扩张了,得去补点商业知识,这种人MBA读完了他不会觉得自己是才华横溢的loser,他不会觉得学到东西没有地方发挥,但有的人可能创业或者在科技公司需要的是写代码的能力,他去读MBA就有点缘木求鱼,你最后得到的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这就说回之前说的BA商业分析的项目,很多人可能觉得我想去科技公司做份薪水不错的工作,那你去读BA在现在这个年代可能更适合。

Lily:你有没有什么学生,你觉得他读了MBA之前和之后有那种本质的变化,能跟我们分享一个这样的例子吗?

朱未名:有的,之前有一个日本学生,其他人在我办公室问完问题转身就走了。他是面对着我退出办公室,然后把门关上,就全程我是看不到他的背影的,在课堂上一开始也不怎么说话,但是后来他组员里有很多什么西班牙人,美国人,印度人,大家都很闹腾。等毕业的时候这个人小西装一穿,侃侃而谈,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化了,变成了一个不光能写代码,还能把这个代码的产出去介绍给上层 CEO的人才,我觉得这个是挺好的一个转变。

Lily:所以这个人是上MBA之后走出了舒适区吗?

朱未名:对,我觉得是这样的,当时其实我们教课的时候也很难办,是因为班上一般有两群人,他像一个bimodel的双峰的分布,左边一群可能是特别懂数学,但是不会讲人话,就是不会把这个东西在商业场景上讲出来;另一种人是张嘴就来,但是可能听了之后,实质内容并不是特别多。他们的舒适区是不一样的,像张嘴就来的人,你要让他们知道怎么去理性地用数字或者用数据,用方法用模型去辅佐你的论证。而左边那群只会数据只会算的人,你要把他拉到台上来,让他去做报告,去把这些东西以大家能听懂的方式给表达出来。

Lily:太有意思了,其实你看商学院的课堂,他给人的感觉是装修考究,设备精良,然后教授又博学有趣,但是我感觉学费收入似乎很难支撑这样的师资和硬件,我就想问您一个很挑战的问题,商学院到底赚不赚钱?

朱未名:一个简单回答就是很多很多商学院不赚钱,因为很多商学院它如果是公立学校,本科项目是赚不到什么钱的,硕士项目能赚一些,但是又有限。

Lily:既然大多数商学院都不赚钱,可是每个学校基本也都有这么一个设置,您觉得它在社会上承担的是什么样的职责和责任?

朱未名:我觉得商学院除了在教大家赚钱以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还要教大家怎么以合规合法,有人情味的方式去把钱给赚了。像我们学校专门有一个课就是商业伦理,同时像我们做运营管理的时候,我们的一个主题是优化,是精简,这个在很多时候就不可避免的会有裁人,会有解雇,所以我们的最后一节课很有意思,我们是讲什么时候你不去用我们这学期教你的这些经典的方法,就是说你作为管理人员,你有时候并不应该简简单单的只是让这些数字和公式就为你做决定,你看底下的人不应该全都是一份份简历,我们告诉他说每个人都是个传记,你要尊重这个人他的职业和他的这种人的尊严。做商业让社会繁荣,它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去教大家就是怎么以一个有尊严的方式,以一个正直的方式去赚钱。

Lily:您觉得读MBA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朱未名:咱们去国外,在学习的同时也是在长见识,见世面,学的知识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有一个所谓的全球网络,知道了很多事,因为我们那边老师都要带组,比如说有组员是沙特的,他就说我家有10匹骆驼,我告诉你什么骆驼跑得最快,这脑洞大开,你平时根本不会知道;然后有的他们周末就欧洲到处去玩,然后不同国家的人他见到事有不同的见解,我觉得这个都是对人生或者对人性格的一个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觉得MBA对大家很大的帮助可能有两点,一点是你非常迫切需要商业知识和一些谈判技巧和自我认知,你需要从一个技术型人才转向一个管理型人才,那么你去读MBA,但比如说我是一个创业者,然后这个产品失败了,你是不是要去读MBA,我觉得很可能答案并不是这样。或者之前我在上海讲公开课,有一个学生就问,老师我就想去做算法,我是不是要读MBA?我说你读做算法,你去读PhD,你读MBA干啥,所以我觉得在问要不要读的时候,先要问自己问题到底是什么,然后解决方案是什么,MBA它只能解决特定的问题,你如果有其他的问题,你要找其他的解决方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朱未名:MBA到底是不是智商税?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