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不利”的2020年,看似最有希望追赶上往年平均水平的综艺市场,也出现了大盘回落的情况。

云合数据推出的《2020年综艺市场网播表现报告》(以下简称“《网播表现报告》”)中显示,2020年全网综艺有效播放达到372亿,同比下滑9%。而2019年在去年的盘点中也整体表现平平,2020年有效播放的进一步下滑,其综艺市场也实在难以被认定为“火爆”。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2020年整个综艺市场不够“精彩”。《2020腾讯娱乐白皮书·综艺篇》(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20年播出的卫视综艺数量较为稳定,网综和大盘总量相比上一年同期都有显著增加,昭示着综艺内容创新的“回温”,正在为整个市场注入新的“活水”。

《2020腾讯娱乐白皮书·综艺篇》

更何况,在2019年一度断裂的“综艺造星链条”,在2020年再度得到了续接。《青春有你2》领衔上半年的综艺造星场,话题不断的“小作精”虞书欣和节目本身形成相辅相成之势;中期《乘风破浪的姐姐》未播先火,虽后期声量出现颓势,但也诞生了以张雨绮、万茜为代表的新型“姐系偶像”;之后,《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开播后“全民捞五条人”形成热潮,《脱口秀大会》第三季走出了来自“宇宙尽头”铁岭的李雪琴……

如此看来,在这特殊的一年,电视大盘持续回落,但整个综艺市场却是造星不断、话题飙高的。而后疫情时代之下,这特殊的一年中综艺市场产生的趋势,也必然是后续的发展中,需要借鉴和参考的方向。

“末路”的卫视,在头部“逆袭”

纵观全年大盘,电视频道的收视数据,其实是有所上涨的。

根据中国广视索福瑞媒介研究(CSM)数据,2020年共有20个频道观众“月活”规模超5亿,前三季度人均收视时长达到137分钟,是近五年来的首次上涨。

这其中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疫情影响下娱乐方式的单一化。CSM客户服务部副总监吕一丹在去年4月的直播解读中提到,疫情期间“居家抗疫”的方针促使了电视收视时间的大量增长,平均每位实际观众收视超5小时,总收视量回归至2015年~2016年的水平。

不过,“居家抗疫”期间大众观看电视频道时,主要题材集中在新闻频道。在第一季度的疫情期间,娱乐性质的电视综艺播出量本就减少了15%。

如开头所述,综艺大盘回落的主要原因,是电视综艺的下滑。根据云合数据《网播表现报告》,电视综艺的正片有效播放在2020年为181亿,相比上一年同期减少了16%。

卫视综艺头部节目的播放量,也大多有所下滑。根据艺恩数据统计,2019年播出的《王牌对王牌》第四季总播放量为33.7亿,而2020年的第五季只有29.1亿。同为老牌综艺IP的《极限挑战》,第五季累计18.6亿播放量,第六季也只有13.2亿。

在娱乐需求愈发多样细分、阅读习惯趋于碎片化的当下,需要定点收看、题材也有所限制的卫视综艺,已经成为了“前浪”,被进一步抢占市场份额。

不过,触底挣扎的电视综艺在2020年也有“高光时刻”——由《乘风破浪的姐姐》领衔,让电视综艺从被网综全方面“围剿”的艰难处境中回到了流行前线。猫眼专业版数据显示,《乘风破浪的姐姐》在微博热搜整改的上线首日,就收获了1.22亿播放,并掀起了广泛的“浪姐”讨论热潮,至今累计播放量达到51.45亿。

电视综艺的“逆袭”,更多在于其长期坚持的节目类型和内容创新铺垫,在今年收获了回报。而其中在2020年表现最为突出的,就是老牌的湖南广电。虽然《乘风破浪的姐姐》在地方频道播出、豆瓣8.4分的《朋友请听好》播出顺序为芒果TV“先网后台”,但它们仍然是湖南广电这个传统的电视平台下诞生的产物。

云合数据显示,芒果TV自制综艺数量共55部,同比增加10部,自制比例达89%。这也让芒果TV成为2020年四大主要综艺播放平台中,唯一一个综艺正片有效播放较前年同期有所增长的平台。

去年9月的湖南卫视招商会上,洪涛宣布不再制作下一季《歌手》,为这个国民度极高的音乐综艺IP画上了句号。依靠老牌综艺IP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对于面临被时代抛弃危机的卫视来说,顺应时代、不断创新,或许才是自身增强竞争力、挣扎求生的根本之路。

云综艺直播带货综艺,多多益善

疫情不止影响了观众收看电视的时长,也影响了综艺市场新形态的出现。

“全民宅家”的背景之下,大量综艺节目将棚内录制搬到线上,推出生活化的“云综艺”。与普通综艺录制相比,云综艺筹备时间迅速且贴近观众生活,《快乐大本营》衍生云综艺《嘿!你在干嘛呢》从立项到播出就仅仅用了5天时间,何炅在其中展示的小蛋糕、麻辣烫等制作过程也引来大量观众模仿。

不过,居家隔离环境下进行的云综艺录制场景单一,条件也较为简陋,多为线上连线的简单生活观察节目,无法应用于需要极高录制水平的大型音综。《欢乐喜剧人》等需要与观众互动的表演类节目,一旦缺乏现场观众,也会让表演者最终的节目效果大打折扣。《歌手·当打之年》进入云录制阶段之后,因为居家隔离政策、只能在卧室录制当期作品的周深,就跟有条件进入专业录音棚录制的其他歌手,出现了较为明显的硬件设施差距,

云合数据显示,疫情期间有超过15档云综艺上线,但有效播放占比仍不足1%——云综艺终归只是疫情倒逼下的特殊产物。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视频节目创新研发专家冷凇也曾表示:“观众会在当下对云录制有猎奇围观,但等恢复常态化场景录制后,云录制可能遇冷或停留在概念层面。”

疫情也让“助农带货直播”走入了各大综艺。薇娅就在去年4月将直播间搬进《向往的生活》第四季,助力售出因疫情滞销的农产品。6月,湖南卫视也专门开设了直播带货节目《出手吧,兄弟!》,成功卖空湖南15个县的当季农产品。而随着直播形式的持续走红与综艺形态的拓展,两者或许将在2021年进行更进一步的融合。

同时,疫情也导致了综艺咖“用工荒”的出现。

疫情影响下,熟悉综艺套路、敢于扮丑逗乐的港台艺人入境录制成为一大难题,不少综艺节目会优先选用内娱艺人担任综艺的常驻嘉宾。但在内地娱乐圈的长期观念下,综艺似乎只是演员和歌手们需要去赶的“通告”,综艺咖缺乏相应的大众认知,也缺乏完善的挖掘和培养体系,能够制造节目效果、调节气氛的“综艺人”已经出现供不应求之势。

《认真的嘎嘎们》有意识地对标了这一领域,本季《脱口秀大会》《欢乐喜剧人》中也有脱颖而出的脱口秀演员和喜剧明星——它们或许是下一个“综艺咖”的集中培养阵地。

《欢乐喜剧人》 图片来源:微博@欢乐喜剧人

无价之姐,无价的“她”

2020年,也是“她题材”的全面兴起之年。

剧集领域出现了以《三十而已》《流金岁月》为代表的女性题材剧,综艺领域的“她题材”也不甘示弱。

打着“三十而骊”口号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即爆火,在播出当日正撞微博热搜整改的情况下,依然在各大社交平台占尽流量,成为年度现象级爆款,连带着背后的芒果超媒市值在一周内上涨近200亿。姐姐们的惊艳表现,在展开女团标准探讨的同时,似乎也让人们越过了“30”这个敏感的年龄带来的焦虑。第一期节目中郑希怡表演初舞台时,有一位观众在弹幕中写道:“我好像没有那么害怕变老了。”

2020年综艺市场的“她题材”,也不仅仅凸显在竞技类综艺之中。《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中的女选手杨笠、颜怡颜悦频上热搜,“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成为年度金句。《听见她说》以8期短故事表达了容貌焦虑、家庭暴力等女性群体在当下社会的生存痛点,总导演赵薇阐述项目立意时提到:“这个项目是比较纯粹地从女性的角度出发,从头到尾都为女性服务。”

《听见她说》 图片来源:微博@腾讯视频听见她说

就连从《乘风破浪的姐姐》中汲取灵感、以男性艺人群体为刻画对象的《追光吧哥哥》,也引入了大量的女性视角:现场投票观众均为女性,金星郑爽面对“哥哥们”舞台直言不讳的吐槽在节目初期带来了巨大的话题热度。

节目总制片人蔺志强曾表示:“我们希望随着节目推进,男艺人在改变过程中呈现出阵痛和努力,观众们能一点点接受这群可爱的人。同时借助这个过程,向男性群体传递一种更关注他人需求和女性视角的理念,让更多男性不再只关注自己,而是更利他。”

据Mob研究院《2020“她经济”研究报告》显示,从75后到95后,硕士及以上学历女性占比从1.6%上升至7.6%。不断上升的受教育水平和日益弥补的男女收入差距,让女性意识进一步觉醒,女性的个人价值、社会困境等等,均成为内容创作中观众群体中颇为关系的议题。美兰德2018—2020年连续三年全国常住人口入户抽样调查数据也显示,全国综艺节目用户中女性占比达到62%,综艺受众依然具有明显的女性向特征。

因此,随着社会整体女性意识的提升,“她题材”必然是综艺领域需要长久讨论的母题。目前,《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熟龄女明星恋爱真人秀《怦然再心动》均正在播出,其他平台的“她综艺”也纷纷涌现。在2021年的综艺片单中,职场真人秀《上班啦妈妈》观察12位妈妈重回职场;经营类节目《姐姐妹妹的武馆》已经开启录制;竞演综艺《不愧是姐姐》号称要组成“最强姐姐团”……2021年的综艺市场,女性题材或将持续爆发。

“大片”综艺需要“入场券”

2020的另一个趋势是,综艺在越做越长。

毒眸注意到,动辄两个小时以上的综艺时长在2020年的网综市场变得更为常见,《这!就是街舞》第三季总决赛整期时长甚至超过6个小时。同时,时长超过2小时的大部分综艺采用了一周双更或分为上下两期的排播模式,《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后期上下两期正片累计就在4小时左右。(现在的综艺,比《魔戒》还长了?)

云合数据也显示,季播综艺的期均时长由2019年的113分钟增至了121分钟,而头部有效播放的TOP50更是直接增至155分钟一期。

这是国内综艺制作模式上剧情式真人秀的进一步深化导致的改变。为了刻画综艺中嘉宾的成长故事线、塑造人物关系、记录剧情发展的转折,制作方必须花费更长的录制时间和更多的镜头机位进行记录,而如此大的前期素材量之下,大型网综的时长自然也随之增加。

但是,观众口味的多样性也让舆论对综艺时长增加的现象褒贬不一。即使是共同观看同一档选秀综艺,有的观众并不能满足于只观看舞台纯享的片段,认为自家爱豆出现的镜头“不够多”;有的观众却认为大量的reaction、不感兴趣的选手的生活片段都是无效镜头,属于综艺“注水”,从而容易产生倦怠感。

目前在综艺素材量日益增长的情况下,减缓观众倦怠感、增加内容的最主要措施,是布局衍生节目内容,将核心部分放在普通版本之中,保证这个版本能够讲清楚一期节目的故事线,满足大众需求,然后推出衍生内容呈现更多的信息,提供给核心的用户群体。

根据《白皮书》可得,2020年综艺衍生节目数量达到78档,平均每档节目就有2.17档衍生节目。

而衍生内容的大量推出,也导致了会员内容播放的有效增长。云合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全网综艺会员内容有效播放达到122亿,同比增长97%

除了衍生内容以外,2020年综艺的付费纯享内容也有所增加。截至2020年底,上新的季播综艺中,会员优享、专享内容的期数占比达到73%,而2019年这一比例为64%,得到显著提高。《明星大侦探》《令人心动的offer》等头部节目甚至开启了单期付费和超前点播的模式,综艺领域对会员付费内容的挖掘,在2021年无疑将更进一步。

后“101”时代

与表现平平的2019年相比,在偶像选秀的战场上,2020年异常“红火”。

领衔整个2020年偶像题材综艺市场的,是上半年的话题冠军《青春有你2》。云合数据显示,《青春有你2》以19.32亿的正片有效播放领跑2020年的网络综艺。虞书欣、秦牛正威等话题人物进一步为节目“加热”,在艺恩数据统计的热搜数量和话题阅读量上,《青春有你2》同样在全年的偶像养成类节目中表现突出。

对打的《创造营2020》虽然在热度上稍有逊色,但同样有出圈话题人物,陈卓璇“是我站得不够高吗”的金句收获了黑红的高话题度和高位热搜,最终以第四名的顺位成团。

此外,舞蹈导师Lisa的海外人气也进一步助推了《青春有你2》向海外输出,其YouTube播放数据是国内其他偶像选秀舞台的几十倍。(《内地偶像选秀,正在借K-POP的东风“出海”》)腾讯视频推出的团体竞演节目《炙热的我们》,似乎也给苦寻归处的偶像团体们提供了向外输出的舞台。

但“101”系选秀模式在2020年,却迎来了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在发源地的韩国,关于“101”选秀造假的消息成为2019-2020年不间断的娱乐新闻。2019年11月,“101”系列总制作人安俊英被警方拘留调查,并在去年年底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第四季节目诞生的出道团X1在去年1月宣告解散,第三季节目的出道团IZONE回归被推后,还一度被韩国民众请愿禁止其出演打歌节目。

原版的“101”第三季引入日本练习生,第四季也增加“X”位的赛制创新,但在节目制作人落网的现状下,IZONE数次陷入舆论争议,“101”系列选秀似乎更是已走至末路。之后,国内的同类选秀节目从此缺少了范本,只能依靠自己进行节目的本土化和赛制创新。

回到国内,2020年频出的偶像“爆雷”事件,同样是对偶像选秀的一次“重创”。R1SE成员任豪、焉栩嘉相继被曝劈腿,李汶翰、夏之光、冯薪朵等爱豆被曝恋爱;乐华娱乐旗下艺人黄智博因在疫情期间倒卖口罩获刑;“富二代”人设的爱豆周震南、黄明昊、虞书欣,因被曝“老赖”子女出现在舆论的风口浪尖……

近年来偶像选秀的盛行让偶像经纪公司数量呈迅猛增长之势,但在毒眸往期文章《国内偶像经济是伪命题吗?》中也提到,新人偶像们出道和成长的速度远远高于公司,他们输出的速度也远远快于国内偶像行业的成长,而拔苗助长的生长模式和不够成熟的偶像培育体系,让大量培训不够的偶像过早地出现在大众面前,最终导致“爆雷”事件频出。

2021年的偶像选秀,随着《青春有你第三季》《创造营2021》的稳步官宣,已经提上了日程——包含《华彩少年》在内的6档选秀节目,昭示着偶像选秀仍然仍有不小的市场。但在经历了连环“塌房”的2020年之后,偶像选秀的受众们还会对明年的训练生们保持信心、全力支持吗?或许也需要打一个问号。

青春有你3学员登上央视舞台 图片来源:微博

“潮”就做自己的“Z世代”综艺

随着“Z世代”进一步入局成为综艺观众的新势力,潮流、个性化的综艺内容更容易受到年轻观众的喜欢。

自《中国新说唱》成为标志性的爆款网综之后,说唱、街舞、电音、乐队等年轻群体喜爱的圈层潮流文化,成为综艺节目所看重并着手进行创作的垂类题材。2020年《这!就是街舞》录到第三季,却仍然保持了8.5的豆瓣高分。

说唱、街舞等竞技性较强的品类之外,潮牌、潮流文化等更为垂直的品类也开始成为综艺题材,并走向大众。《2019中国潮流消费发展白皮书》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潮流穿搭视频的全球搜索在三年间增长了超过259%,目前90后、00后已经成为潮流市场的主力军,消费规模占到总体规模的80%。这成为了近年来潮流类网综增长的基础——云合数据显示,2020年以《潮流合伙人》为代表的潮流类网综,累计有效播放从前年的2.1亿上涨到6.9亿,同比提升了229%。

另一个稳定增长的赛道,是悬疑推理类综艺。随着年轻受众对剧本杀、密室逃脱等线下娱乐形式的追捧,悬疑推理题材的热潮不仅出现在了剧集领域,也在综艺领域形成了经典赛道:芒果TV《明星大侦探》《密室大逃脱》品牌口碑稳定,近期播出的《明星大侦探》第六季开播仍然得到9.2的高分。

《明星大侦探》 图片来源:微博@明星大侦探官微

如此看来,2021年的悬疑推理题材仍然不会过时,并加入了新的入局者。芒果TV除了原有的“明侦”“密逃”品牌之外,还将一部《游戏的法则》加入了2021年的综艺片单;在剧集领域尝到悬疑“甜头”的爱奇艺,推出《奇异剧本鲨》等综艺,希望同类用户进一步沉淀;优酷也将《闪耀的侦探家族》等悬疑推理综艺提上日程,杀回了悬疑推理综艺的战场。

而做到第4年的说唱节目,也在Z世代用户偏爱的B站手中,交出了富有新意的答卷。《说唱新世代》总导演严敏提出让说唱回到“它本来该有的样子”,承担传达信息的“发声”功能,并在节目中设置了被分为一二三四环的说唱基地,以哔特币承载这个小社会内部运行的机制,让选手们“从零开始”,在圈层不同的情况下通过“说唱”这一共有的艺术表达形式,达到沟通与理解。

选手们以生活细节、社会议题表达自身态度的原创歌曲受到好评,《书院来信》《她和她和她》播放破百万并出圈登上热搜。《说唱新世代》本身也收获了豆瓣9.1的高口碑,成为今年豆瓣评分最高的说唱节目。

图片来源:微博@说唱新世代官方微博

“潮流”本身,在潮流赛道演变的过程中逐渐被内化为一种潮流精神和生活态度。“你不需要跟别人一样,你也不需要去追随所谓的‘正确’。你相信自己,这是符合你的Life style,本质上它的正确性要比所谓的‘追随’高。”担任《潮流合伙人》总制片人的车澈曾经这样描述道。

过去的2020年,虽然处在疫情阴影的笼罩之下,但综艺市场仍然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在偶像选秀、女性题材等领域“大放异彩”,在与直播带货的结合等方面也做出了新的尝试。2021年,女性视角的加入、对综艺题材的年轻化探索和创新,也仍然会是整个行业的可以延续的大趋势。

在娱理对严敏的采访中,他曾经提到,对于综艺这一领域而言,唯一的危险可能是来自领域之外的某种事物,比如短视频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爱奇艺小怪兽工作室负责人、《青春有你》系列制片人吴寒也曾经对毒眸提出“现在做综艺越来越难”:“以前可能只需要对抗其他的同时段的综艺节目,但是现在可能对抗的是同时段的所有的剧、电影、电子书甚至线下演出都说不定,就是你在对抗所有的消费型内容。”

而在多方内容形态的“夹击”之下,综艺内容创作需要不断创新,创造更为精彩、更为精准的内容,才能让整个行业保持足够鲜活与长久的生命力。

就如同严敏所说的:“我不知道未来的狼它会藏在哪里,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怕,因为我会的东西永远是最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