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硅谷,似乎遇到了转机。在经历了4月的裁员危机、7月的上市高峰后,12月,硅谷又迎来了一波IPO热潮。

Airbnb上市当日股价直接翻倍,已经上市的Doordash、Wish还有明年即将上市的Instacart也没有叫人失望。源源不断的上市潮和上市后不间断交出的好成绩,不禁让人重新对硅谷燃起了各种希冀:那个用科技改变世界的硅谷,还没死;意外爆发的新冠疫情,成为了硅谷的强心针,给了它改变的动力和土壤,让它重新燃起了新的生机。

2020年,对于硅谷来说,必将是个疫情后创新时代的元年。

一度停滞的硅谷

上一次硅谷“改变世界”的创新似乎还要追溯到Uber、Airbnb、Lyft那一拨共享经济元老的出现。 仔细回想,距离这批共享经济鼻祖们创立已经有超过10年的光阴。

之后,硅谷陷入了一种怪圈——闭门造车,却再难有爆发和颠覆世界的能力。

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无人驾驶深耕多年却还没有真正落地的场景;AR和VR还没有来得及改变世界就被.ai和.io的风口代替;区块链技术更是“造富神话”喊得火热,最终收割大批韭菜后“悄然退场”。

一个一个风口过去,硅谷似乎再也没能孕育新的谷歌、新的苹果、新的Facebook,乃至新的Uber诞生。严格一点说,过去几年的硅谷,变得平淡了。 人们对于一些前沿技术的发布喊一声“哇塞”后,并没有等到它带来的对人们生活和产业结构的深层次的改变。

相反,过去几年,中国的科技公司倒是牟足了劲,用科技改变普通人的生活——他们将很多硅谷前沿的创业理念带到中国,因地制宜。虽然共享经济最早源于硅谷,但中国却是共享经济单车、拼车发展最快最繁荣的地方。

同一时期,影响力辐射全球的中国科技新巨头也在诞生:从下沉经济拼多多到人人都离不开的外卖美团,再到将短视频带向全球的字节跳动,不断有新的事物出现、迭代也从未停歇。

反倒硅谷还在享受着过去几十年积累带来的“老本”,创新力度也大不如前,更没有孕育出和上一轮Uber、Airbnb这样改变世界的伟大公司。曾经一路奔跑在前沿的硅谷,开始显得平庸。

可以说,过去几年,中国和硅谷上演了一场龟兔赛跑。

但2020年这场疫情,反倒是给硅谷注入了以及强心针——让它找到了新的活力和方向,让创新的心脏又开始强劲跳动。

2020年,硅谷比全世界大多数地区都在更主动的拥抱变化。当疫情爆发,人们的需求骤变,硅谷的科技公司从中获得了更多创新的灵感,而且将更彻底地改变疫情后时代人们的生活。

硅谷智能化改造大加速

可以说,新冠疫情加速了美国生活诸多方面的智能化改造节奏。

虽然在Doordash上市后,诸多评论表示它“反向抄袭”中国的美团,但实际上,Doordash早在2013年7月就已经被几位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创立, 而“被抄袭”的美团直到2013年11月才在中国诞生。

如果回看另外一家美国外卖送餐巨头Grubhub的创业史,甚至会发现从2004年,他们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外卖创业。直到4年之后,远在中国的张旭豪才创立了饿了么。

那为什么多年以后,这些硅谷前辈们反而被指“抄袭”中国晚辈,甚至被冠上美国版“美团外卖“等称号?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过去很多年,无论从成交单量还是用户的使用频次来说,外卖行业在中国的发展速度早已超过美国。

美国由于其自身地广人稀、普通人对外卖需求低等特点,对外卖企业没法提供和中国一样的适合外卖行业生存发展的土壤。同时,外送人力费用居高不下,以及州政府对于员工保护政策较为保守等问题,让整个行业的发展一直受到重重阻力。

但这些过往几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遇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竟然找到了解决方案。疫情激发了人们对于外卖的强烈需求,也让科技企业和监管政府从对立面站到了共同抗击疫情的统一战线上,彼此支持。当美国外卖行业因为疫情意外获得了适合它野蛮生长的土壤,便厚积薄发,一发不可收拾。

曾经增速缓慢的Doordash、Postmates、Grubhub等公司都在今年疫情期间牟足了劲做出一系列对于消费者有利的完善和更新。前所未有的用户刚需和激烈的行业竞争,迫使公司们不断提升服务以及缩短运送时间。得益于突然爆发的疫情,美国外卖行业的发展一日千里。

如果说,一年前硅谷的人们还在吐槽硅谷的外卖行业落后中国五年不止,那现在的硅谷人民大多认可硅谷的外卖行业经过一年的飞速发展,已经在逐步赶上。

除了外卖行业外,由于新冠疫情的爆发,帮助顾客去超市购买日用品的创业公司Instacart也终于在创立8年后等来自己的春天,将有望在明年上市。

除了对外卖、外送行业的推动外,新冠疫情还激发了美国普通人对很多过去“不感冒”的新技术的热情,意外推动了产业变革的进程。

2020年的硅谷发展绕不开“无接触”三个字。新冠疫情下,人们相信接触是感染的源头之一。

对于支付方式来说,硅谷孕育多年的无接触支付终于被接受。Statista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移动支付在中国接受度为81%。同一时期,美国仅为29%。

不过,2020年,疫情给无接触支付方式带来了改变的动力。除了苹果利用Apple Pay外,谷歌也在本周通过补贴裂变的方式重新推出自己的Google Pay应用。

除了支付方式,疫情让硅谷科技公司和投资人开始考虑更多“无接触”的创业新模式。

在硅谷诞生的Booster可以被看作是“加油站界的Uber“。 他们利用自己的小型油罐车为人们提供上门加油服务。

疫情期间,尤其是在美国确诊数量、比例不断攀升的过程中,无人消毒的加油站油枪把手成为了一大传染源。 利用Booster的服务,人们只需要停好车,在线“下单”,就会有附近的工作人员开车小型油罐车来为你加油。司机甚至不需要出现在现场,只需要提前把油箱盖打开就可以了。

目前,这家公司正在和湾区大量的新冠前线部门合作。例如他们正在为硅谷的几家消防局提供这样的服务,免除了消防队员在加油过程中感染的可能性。

未来疫情结束,一旦人们逐渐习惯于这种服务,这种共享加油站的商业模式将很可能成为下一个硅谷爆点。

前沿技术“接了地气“

硅谷在前沿领域的技术研究和投入从来都是它无法被复制的底蕴。过去几年,硅谷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可以说是遥遥领先。

不过,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等技术在过去一段时间往往只是技术探索和研发,落地艰难。直到现在,纯自动驾驶汽车仍然无法上路,更别提普及。

疫情给了这些曾经被束之高阁的前沿技术一个新落地方式和应用场景,甚至是一个全新的商业化思路。

例如前谷歌员工创立的无人驾驶公司Nuro在今年就和加州首府Sacremento的“方舱”医院合作,利用其R2无人驾驶小车为人们提供无接触递送医疗必需品和生活用品的服务。 利用这款无人驾驶送货机器人,医护人员和确诊的新冠病人将可以减少大量接触,从而保护医护人员不被感染。

可以说,新冠疫情让这些技术的商业化落地步伐大大加快。

打破硅谷单一发展模式

不过,只是说疫情推动硅谷技术商业化,那还有点肤浅。实际上,疫情正在推动硅谷重新思考它和人类发展的关系,尤其推动了它是在医学领域的探索。

疫情之前,美国的医药行业创新和发展大多发生在东部的波士顿等城市,但2020年疫情期间,硅谷反倒成了美国医药领域投资额度最高的地区。硅谷的吉利德等医药公司更是在新冠疫情期间大受关注。

新冠疫情,让硅谷更加重视生物科技领域的研发。无论是对新冠的对抗,还是对癌症的治疗,疫情的到来都使得他们吸引了大量的风投资金和优秀人才。

在2020年疫情爆发后的第三季度,硅谷超过“常胜将军”美国新英格兰地区(其中包含美国医药公司聚集地波士顿),成为医药行业融资上资金投入最多的地方。硅谷医药行业融资数量占全美三分之一。

在第三季度,硅谷医药行业创业公司中,58个企业完成融资,融资总额达到25亿美金,是去年同期的195%。其中5个融资为金额较大的超大融资,共计9.53亿美金。 同期,整个亚洲的融资总额仅为39亿美金。

吉利德3亿美金投资的硅谷医药创业公司Tizona Therapueutics、Google Ventures和Andreessen Horowitz共同投资的Freenome、Google Ventures和Fidelity投资共同投资的Kronos Bio,这三个投资分别位列今年三季度最大额投资的前10位。

同时,Nkarta、Annexon bioscience、Nurix Therapeutics三家公司上市。

可以说,疫情很可能将改变硅谷以信息技术为主导的单一模式,让其成为生物科技、信息技术相结合的发展地区,从根本上利用前沿技术推动生物医药领域的发展,甚至有望创造更多全新的产业方向。

打破常规,创造新的产业和行业

说到创造新的产业环境,可能硅谷下一个发生巨变的领域会发生在办公场景上。 贯穿整个2020年的疫情和居家令很可能促使硅谷彻底颠覆人类过去几十年对于“上班”“公司”“单位”的理解和刻板思维方式,催生出全新的行业。

尽管居家办公政策在早期是科技公司对疫情的被动反应,但现在,它已经逐渐成为主流工作方式。截至目前,包括Twitter、Square、Facebook、LinkedIn等科技公司都已经宣布,将会在疫情过去后,持续实行远程办公政策。

过去一年的经验告诉他们,远程办公可以节省大量开支的同时,还可以吸纳硅谷以外,全美国,甚至是全世界各地的人才。

包括Zoom、微软Teams、谷歌Meet等一大批协同办公工具也在2020年迅速发展,甚至成为“改变世界”的核心工具。硅谷的年轻精英们开始大胆想象打破地域限制的“上班”和职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除了改变办公场所外,疫情也将推动硅谷重新思考技术和教育的关系。疫情给了硅谷科技公司更多机会,通过在线教育的方式,为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孩子们提供教育资源,让曾经锦上添花的在线教育有了更多普及的场景和机会。

一场危机,一场质变

总之,在过去几年陷入沉寂的硅谷,在危机下涅槃重生了。那些随疫情诞生的突如其来的新的用户需求,带来了新的创业机会,甚至可能催生新的行业巨变。无论是生活中无接触的递送服务,还是医疗上的重金探索,还是重新想象办公场景,硅谷现在重新充满了想象。

我们也可以对硅谷重拾更多期待。 硅谷已经沉寂了太久,但我们相信它的底蕴和积累仍然存在。2020年的疫情对于硅谷来说,也许是新一轮创新的元年。我们期待下一个、一百个创新来打破沉闷,给美国、给全世界带来更多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