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勒索”这个概念是美国心理学家苏珊·佛沃提出的,她发现在很多关系中,都存在这么一种现象:一方控制,一方让步。这些控制者往往在我们生活中扮演重要的角色:合伙人、顶头上司、父母、兄弟姐妹、朋友……因为他们了解你的弱点和需求,这样的控制往往很奏效。

情绪勒索的发生,通常会经历6个要素:要求、抵抗、施压、威胁、屈服、重启。其中,施压、威胁、和屈服是核心。当你拒绝对方的要求,发现对方持续施压让你质疑和改变自己的想法;当你面对这个人时出现了强烈的无力感,甚至无法独立为自己做出决定,这就需要小心了。

情绪勒索之所以杀伤力巨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很难被识别:承认我们最爱的、最重视的人在“勒索”我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甚至,施加勒索的人本身也是无意识的。苏珊·佛沃就说,处于这种关系模式的人,双方都像处于一团浓雾之中。

而我们该做的,就是诚实地面对这个模式中的问题,然后,坚定地改变它。

一、家庭,情绪勒索的重灾区

@匿名

这几年一直在国外学习工作,从刚出国开始妈妈就一直念叨让我毕业赶紧回国,找到工作之后也一直说感受一下趁早回国,后来每次视频的时候就会说我不回国是不为家人考虑,不顾及他们的感受,不懂得感恩回报……有时候吵起来妈妈会说我自私冷漠、白养了,说劝我回国是为了我好,也是他们最大的心愿,我是个成年人要理解父母的苦心………

我自己是想在国外发展几年,不排斥回国,但现在负罪感特别强,经常想起妈妈说的话,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懂事、自私、让家人失望……尤其是疫情时期,整个人情绪特别低落,后来去看心理医生慢慢调整。我知道妈妈是想用”情绪绑架”来改变我的想法,但有时候真的听着很痛苦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做什么。

@匿名

我工作了,给我爸妈买了好羽绒服,我妈说这是我给他们买的,叫他们自己咋样都舍不得买。我爸说你别以为买几件衣服就可以报恩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身上的每一个都是我们给的,你咋报恩都是报不完的。我好难过,难道真的要我像哪吒一样剔骨剔肉才算还吗?

我妈也经常跟我说:小孩儿照顾老人不都是应该的吗?以后老了就靠你们了,不靠你们靠谁呢?

但是他们的做法却是处处都照顾到我的,他们处处为我着想。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爱,也能感觉到他们在我身上投入太多而有些怨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么沉重的怨气。

@匿名

“ 你要是出国了 那我就白养你了。”“你离我太远了,太不孝顺了。”“要不是因为我,能有你的工作?!”

@太阳人Magic

一个不熟的亲戚因为大学实习,想在我家借住四个月,而且要把我的个人信息上交作为紧急联系人。我拒绝了。我记得我爸妈联合给我视频(之前从来没有),要求我一定要答应,如果不答应也得出钱帮亲戚在外面租房子住。“你这是耽误了别人的前程啊!”“他们家几十年前对我们有恩!”“万一我们瘫在家,就他们能过来帮忙了!”“你这样我们怎么好意思和亲戚交代啊!”“我们在亲戚那里抬不起头了!”尝试说道理,不听,于是我一律回应“我不愿意”,最后成功。这是少有的我没有被父母情感勒索成功的经历。因为被勒索经历过多,还有其他原生家庭不良经历和刺激,最近整个人都崩溃,正在进行稳定长期的心理咨询。

@匿名

情绪勒索其实贯穿了我短短28年的人生,让我至今受到限制,受和母亲共生关系的限制。当母亲因为我说了观点不一样的话,而用冷冰冰的态度惩罚我的时候,我开始内疚自责难受,直到自己开始觉得要被抛弃了,再去讨她的欢心;当我的工作很忙,自己加了班,但并没有影响身体的时候,母亲说妈妈心疼你你不能这样子,我就放弃了下一次的加班;当她和爸爸不和的时候,每次都是她发脾气她冷战,母亲说妈妈都是为了给你一个完整的家,让你不会没有爸爸,所以才牺牲了一辈子的幸福。我其实一直都怀疑这是不是情绪勒索,表面上看起来母亲真的很爱我啊,但我为什么总是会难受呢?想起这些事就觉得压迫、被强迫。

@匿名

“可不可以不要动不动就批评我?”“是你的家人才会指出你的毛病,换作外人,花钱请都不批评你。”“那你可以试着温柔一点说出我的问题”“我说话就这样,年纪大了难道还要我改不成?”

@匿名

情绪勒索对我来说太熟悉了。高考报志愿那年,我想去南方一个城市上大学,但我父母想让我留在他们身边。劝说我了一个晚上未果,我爸就去发愁叹气抽烟,我妈第二天早上可怜巴巴地抱着我说不想我走。我觉得特别内疚但对他们的做法也是一阵恶心。后来报志愿的时候我改成了当地的学校,这辈子都在后悔这个选择。

@匿名

这么想,好像从小被“情绪勒索”。

父母的:我为了你才不离婚的,你怎么还不懂得体谅我;奶奶带大你的,你为什么不听话,还顶嘴。

亲戚:你妈那么辛苦的养育你们,你怎么忍心让她给你买手机;你妈起早贪黑,你们怎么那么多不满足。

朋友:我妈让你来家里吃饭,你还不来,怎么这么不懂得感恩;你为什么不懂我,不理解我,我就没一个能相信的人。

同事:你都会,为什么就不能帮我做了;差不多就行了,你干嘛那么认真,逼大家。

对我最有杀伤力的是,当我失去妈妈后,大舅把我叫过去说:“就是因为你太有主张,不听我的话,不回来参加考试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不帮助你妈减轻负担,她才会死,就是你杀了你妈(重复了3遍)”。

在痛苦、咬牙坚持、自我拉扯后,我选择了离开这些人。多和让我舒服的人联系,做朋友,寻求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自我探索,自我成长中……

@俩仨小猪

有了孩子以后,吃饭时我会先吃自己的,孩子小,摸索着自己吃,吃不到什么,就当练习和学习吃饭了。我暂时不管,因为想要先把自己照顾好,让自己吃饱喝足心情愉快,再去打理孩子。这样孩子吃吃玩玩或者糟蹋一地乱七八糟,我也容易保持好心情去接纳他的探索。但每每这个时候,婆婆就会念叨:“没见过这么自私的人,只顾自己吃饭,都不管孩子。”我知道,贤惠的婆婆一生都以丈夫子女为先,在她眼里女人就是应该如此。但我被父母精心养育,从来不是为了给谁做妻子、给谁做母亲,而是为了做我自己。当然,“我自己”这个身份,也包括了做妻子、母亲和儿媳妇。但这些都不会是我的全部。

二、亲密关系:当爱变成控制

@Nonentity

女朋友把情绪勒索用得滚瓜烂熟,并且浑然不自知。“这点忙都不愿帮,你是真的爱我吗?”“让你帮我拿个东西就这么难吗?”如果我拒绝了她,迎接而来的是短则三天,长则一周的冷暴力。于是我便不得不睁开惺忪的睡眼,爬起来在刺骨寒风中为她做一些小事。

@匿名

和前任分手前夕,因为我已经想分很久了,所以提的很多。我每次提分手,他总是会用他以前帮过我的忙来要挟我。比如:“你忘了以前你生病的时候是我帮你走出来的,你欠我的。”但是后面还会补一句:“但我没有想让你有负罪感或者怎么样要强迫你留下,就是说一句。”还三番五次在分手后表示:“没人关心我,大家都那么自私,你为什么就不能留下呢。”让当时的我觉得自己离开是不是真的很自私。

@阿强

关于情绪勒索,刚分手,还没过二十四小时就看到这个消息了,女朋友经常这样,比如我说等会有事,晚点聊,或者是别人找我帮忙,我先去忙一会,她就会说反正在你心里什么东西都比我重要,反正你同学比我重要之类的。

寒假就是我一直在忙自己的事(看书练字之类的,她不喜欢这些,喜欢追剧),她就说“我感觉自己不会处理异地关系”,我问怎么了,她说“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不然怎么会不找我”。我承认男女朋友之间要主动跟对方沟通自己的需求,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我做的不好你说我改,但是就是觉得这种先压别人一头再表达需求的表达方式特别恶心。然后今天我跟她沟通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说我只会指责他,根本就不会宠她,当然分手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更多的还是本身的不合适。

一百零八天,我的初恋,再见了。

三、还有其他朝夕相处的人

@匿名

老板要求我陪客户酒做女公关,被我拒绝, 他说:“你是我带出来的,你是我的心腹,你不能不帮我顶上。”

@匿名

就在刚才,饭局,“你不吃完就不够意思吧”。

@匿名

你还当我是朋友不,当我是你就告诉我,不然以后别想聊了。

@生如夏花

我的舍友总是想办法让我帮忙,我不帮,他就说我不够朋友。有时候,我也老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好,现在恍然大悟,原来他在勒索我。

@匿名

刚开学和一位室友关系不错,但是我们两个在不开心时处理情绪的方式不一样,她觉得要走出情绪低谷是要依靠朋友帮助,我觉得主要靠自己。有次我心情不好,她想安慰我,我说我想自己待一下,她就不高兴,晚上和我聊天说:“因为你经常在我不开心的时候帮助我,所以你不开心,我也想帮你,你每次拒绝,感觉我犯贱一样。”“你总是对我忽冷忽热,针对我一个人。”我就和她解释了一下,表达我对她的感谢,说我想自己独立处理不开心的事,但是对方还是不能理解,隔三差五说我对她忽冷忽热……后来我自己都出问题了,做事战战兢兢,开始做心理咨询。

@对方正在输入…

背景:延期签证其实不需要导师提供任何材料,但也可以请导师写几句,可有可无。我导师就用这个试图卡我签证。还群发邮件拼命给自己揽功,试图抹黑我。

“尽管如此,在你没提交论文的情况下,我仍顶着雷给你写了延长签证的理由书发给入管。这是事实吧,说话要有根据。在没看到论文全稿的情况下,就把你论文抬高吹嘘一番, 以让入管给你延签证,这替你顶着多大的雷啊。职责所在,不需感谢,但做人得说实话,得有良心!”

结局:我不靠他,自己把签证办妥了。

@catherine

以前的一个“朋友”,需要她帮忙的时候总是找借口推辞。有利可图时,用“情绪勒索”来绑架我,让我为她做事。

“我把你看成我最重要的朋友,我一直以为两个要好的人,即使很久不联系,也会很亲密,你这样做我感觉很伤心…..”

实际情况,她连我生日都不记得。承诺过的事也几乎不兑现。

四、也许,我们自己也是“勒索者”

@壮壮妈妈

我是“情绪勒索”者,让我从这个角度,谈谈自己的一段亲密关系。

对方是我很重要的一个朋友,类似于半个老师半个亲人这种,在她面前,我一反往常的清高饱满状态,非常没有安全感,非常自卑多疑。

上个月她病了,我“一厢情愿”地跑去一千多公里去看她,对方没有给到“期待”中的回应(应该是识别了自己的情绪勒索),自己就很受伤很生气,在病房走廊和她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事后我想,我是真的想去看她吗?还是只是想通过这种辛苦付出的形式,去换得去要求对方更多的爱?我如果真的爱她懂她,为什么连对方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想为自己,也许想为所有的“情绪勒索”者说一句话,情绪勒索不一定是自私,但一定有匮乏。

先爱己,方能爱人。对方想要的爱,首先是一个完整的自己。唯有真正的懂得,才能真正的去付出,去完善一段感情。

希望所有类似的朋友,真正看到不足的自己,先完善自己,再用完整而自信的自己,去爱心中的人。

@匿名

我对孩子说:“正因为你现在能力提升了,所以才敢放心让你自己做……”“你看我都这么伤心了,你还不好好写作业……”家里老人说“你爸妈辛辛苦苦工作,就是为了让你能安心学习,你还不好好学习……”举不胜举。

今天就发生了件同类的事。我看到孩子英语打卡只得了75分,并且只做了其中几道。我瞬间火冒三丈,把孩子赶出家门。

经整理,我发现我的潜台词是“我这么信任你,让你独立完成打卡而不监督你,你却欺骗了我!”“你就对自己这么低的要求?”

后反省,觉得应该当时及时调整情绪,等情绪缓和后问问孩子为什么分数这么低?题变难了吗还是自身态度问题?找到困难点,协助他一起攻破。

关于如何应对情绪勒索,苏珊提出一个SOS策略:

  1. 停下来(Stop):

告诉自己:你不必立刻回应勒索者的任何要求,一开始你会觉得很不习惯,但不管多别扭都要坚持。可以用这样的话回应对方:

我现在不能给你答案,我需要时间思考。

这是件大事,我不能轻易下决定,让我想想。

  1. 冷静观察(Observe):

尝试把自己变成一个旁观者,重新审视勒索者的要求和自己的反应。你可以拿出一张白纸,或者打开一个空白文档,问自己几个问题:

对方到底想要什么?

对方是怎样提出这种要求的?是含有爱意、语带威胁还是很不耐烦?描述一下当时的状况。

当你不打算妥协时,对方的反应是怎样的?

我当时的感受是什么?(身体反应和情绪)

我当时和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这个要求对我意味着什么?哪些部分我可以接受,哪些不能?

  1. 制定策略(Strategize):

不要跟对方争论谁对谁错:“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自私的是你。”也不要轻易妥协:“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吗?我可以改。”“如果你真的这么生气,那我就不去了。”

我们需要:温柔、坚定地表达自己的态度。

首先,用非防御的话术缓和气氛:你能理解你的心情。你这个想法值得考虑。

然后,坚定地告知自己的立场和决定,比如:我慎重考虑之后,决定留在国外生活工作。我知道你们可能很难接受,但这是我的决定。你们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

最后,也给对方一些缓冲回应的空间:你们不用马上回应我,但我希望你们能认真考虑一下我的话。

最后想告诉大家的是,出现“情绪勒索”并不代表这段关系是失败的,它意味着:有某种行为模式在伤害你们之间的关系和你自己,你需要做的就是看到并改变它。

玫瑰有刺,但你仍然可以想办法让它不伤到自己和你爱的人。

祝大家都能拥有让你感到被尊重和放松的关系~